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总遇到喜事了》。

而这个时候,犀角白兽已经来到了夏恒的眼前,那最后的两米距离,一爪便是朝着夏恒的胸口抓去,这还不算完,在其身后的那金光飞射的速度与威力,绝对的强悍。

一爪一道金光,两道攻击同时冲向夏恒,这样的攻击,又是如此近的距离,就算夏恒想要再此时想要离开这个地方,都回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我艹**?”夏恒一声大叫,整个人身体瞬间弹射了出去,那速度绝对超过了夏恒平时所能够达到了极限。

这应该就是人在生命危险面前的潜能大爆发,那一爪被夏恒以最为极限的趋势躲避了过去,可是就想之前所说的那样,就算夏恒有着想要离开的意向,也不可能会完全的躲避这攻击。

两者之前距离是在太近了,一个化海境的强者的攻击,不是说躲避就能够躲避的。

“碰,烟雾瞬间飞起,整个本来就有些昏暗,这烟尘的飞舞,更是蹭填了那朦胧感, 这样的情况,直接沉浸了好长一段时间,烟尘才缓缓的降下。

不过在这个烟尘之中可是一直都没有平静下来,金属的碰撞之声,可是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极为的剧烈,在这个昏暗的空间,就算有着烟尘的遮掩,还是能够看到那火花的亮光,下一个瞬间。

一道身影从那还没有完全降下的烟尘之中飞出,正是夏恒的身影,飞出的夏恒没有丝毫的犹豫,出来的一瞬间,转过头,朝着那个出口便是飞奔。

夏恒知道自己需要离开这里了,他只有三十分钟,要是没有在这个时间之内到达那钟乳石洞之中,就算有着小塔这个逆天的东西存在,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

没错,夏恒就在最后那最为关键之刻,那灵精已经完全的扩散,剩下的就是两者达到完全的融合,那个时候就是爆炸的时刻。

血液从夏恒的手臂之上一直滴落而下,只是简单的用灵力封住了伤口之后,就不在注意。

“吼!”巨吼之声直接震散了那些烟尘。

“可恶的人类,你往哪里跑,给我站住。”犀角白兽口吐人言,可是就连激怒夏恒的话语也想不到,只能够说出这些话。

“脑子有问题!”夏恒听到这话,嘴角只是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没想到这化海境的次元兽也只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钟乳石剑一直在夏恒的背后背着,并没有收回空间之中,这里没有阵法的加持,可是过会到了那范围之内,钟乳石剑只要有了感应,夏恒就直接御剑飞出。

那速度刻比自己跑的快太多了,来到这石壁之处,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追着自己的犀角白兽,找到落脚之地,便朝着上面攀爬,没有落脚的地方。

夏恒便用手继续攀爬,这速度着实有些慢,不过没有办法,夏恒还不会飞行,在看向夏恒的下方,犀角白兽也来到了这洞穴口之处。

身体直接快速的升起,它可是化海境的修为,飞行早就不是一个困难的事情,这就是夏恒担心的地方,不过好在自己在刚才与这犀角白兽来开的距离很远,不然早就被抓住了。

其实此时的夏恒也不惧这头西交白手,就刚東帥給我們府中送東西了?”一入堂中,站都沒有站穩,胡嫣那有如黃鶯一般的美妙聲音就響了起來。

“嫣兒慢點,莫要在摔倒了,都快成大姑娘了,怎么做事還如此的毛燥。”看到來的是自己的女兒,胡王氏不由先是嬌嗔的說了一句。

“娘,東帥送給我們的東西在哪里呢。”胡嫣沒有去聽母親的嘮叨,而是一臉著急之色的問著。

“那個就是了。”知道不回答的話,女兒還會追問,胡王氏索性就一指地上那兩包正準備給放到入倉房中的東西說著。

“啊!”胡嫣先是一聲驚叫,接著就走到那兩包東西之前,隨手拎起了一袋細瞧著。只是這樣似乎不過癮,竟然直接就打開了一包,將其扯出來,在手中摩挲著。

看著胡嫣的舉動,胡王氏臉色一紅道:“嫣兒,你這是做什么,這可是...”

“可是什么?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呀?摸著好生的軟弱?寫大字用嗎?似乎不對吧。”任胡嫣自認多么的聰明,在第一見到到衛生紙的時候,依然還是看不出其妙用來。

“嫣兒過來。”一向被教導的知書達禮的胡王氏感覺到有些話不好啟恥,這就將女兒拉到了身前,爾后對其耳旁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啊!”就見胡嫣的臉色一變,先是一陣的羞紅,接著就輕啐了一口,用著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著,“竟然送這樣的東西,真是不知羞。”

“嫣兒,你說什么?”胡王氏顯然沒有聽清。

“沒有。”胡嫣臉色一慌,接著說道:“女兒是說這東西看著軟軟的,用做那個似乎正是合適。這樣吧,女兒先把東西拿走了,如果好用的話,在給娘送過來。”

說完話,也不管胡王氏是不是答應,她和小青一人抱著一抱轉身就跑了出去。

“哎,慢點,慢點。”胡王氏自不會心疼這兩袋子衛生紙,她也根本不知道其妙用,只是擔心女兒會跑的太急摔倒罷了。

此事就似是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胡王氏根本就沒有在意。不僅如此,很多收了東西的官宦們都沒有太在意,直到第二天上朝的時候,一個個才知道那衛生紙是何等的尊貴。

......

楊家莊,偏堂。

雪娘子接連學會了《探清水河》與《但愿人長久》兩首新曲目之后,一臉的歡喜表情。在連唱了幾遍,得到了楊晨東的肯定后,更是喜不自勝。

“奴家多謝東帥的教導之恩。但不知道這兩首新曲能不能拿到百花堂去唱呢?”說著些話的時候,雪娘子是一臉的小心翼翼,生怕楊晨東會不同意。

“沒有問題,你愿意唱就去唱好了。”楊晨東呵呵笑了笑。

新曲想要被世人所接受,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百花園正可以擴大這種影響力,他何樂而不為?至于新曲的版權問題,楊晨東是全然不在乎,這樣的歌曲他還不知道有多少。若非是考慮到這兩首歌詞曲干凈,比較適合于古箏、琵琶之物的話,他能教授的還有更多。

眼見楊晨東答應了,雪娘子當下就喜極而拜。

然亦须胸有经济,通达时务,庶笔有文物,但事后拒绝付款,造成流拍,

第9章 真隐观的套路

晚上用餐时,安宁大约数数,也有三十余个道家清修之人,果然胖子一个皆无。他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闲聊,似乎都没看见自己和小师叔进来。

这也难怪,观里费用大多被小师叔拿去糟蹋了,人家能给好脸色看吗?师徒二人找了僻静地方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毕竟一路上,吃食大多是小师叔四方乞讨,难说入口。

但是观中的道士,却都纷纷表示食不下咽,似有不忍之意。

“可怜,那邓家老少,只余下小小孩童,如今也上吐下泻,怕是难以为继了。”

“他家又能如何,满门皆丧的人家又不是没有的。”

“昔日汉武帝征闽越,瘴疠多作,兵未血刃而病死者十二三。我朝伐交州,受其地炎瘴,士卒死者十二三。想不到,这广丰之地,也难逃此难啊!”有人开始悲伤哀痛。

“这算什么仙家秘方,茼蒿如何能治疟疾之病?葛仙之物,终究虚妄。外丹之说,纯粹妄言害人。”那人似乎这才想起角落的吕生师徒,愤愤横了一眼过来。

“然而常山、雄黄也是不能啊!”有人弱弱反驳。

安宁下船时,就觉得到当地人的有气无力,还在疑惑呢?原来却是疟疾盛行的缘故。

要说他的前世只是个机械专业的学生,如何能晓得药理?但是架不住资讯传播发达啊,屠坳坳的诺奖可不是阿三的GDP,挤挤都是水。人家那都是多少年的药效累积出来的成就。

安宁仿佛记得,那个药还真就是根据葛洪的古方验证出来,曰:“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自己可不光知道青蒿、黄蒿的区别,此外还有酒精可以浸润提取,没道理制不住疟疾之病啊?这可是与人与己都甚方便的法子呢。

但是,外面究竟什么情况,自己实在还不清楚,一个小屁孩想去跟人家打听事情,也没得去招人耻笑。

安宁匆匆用过晚餐,与小师叔一起将行李搬到观外长廊,却是四处都是病人躺卧,自己和小师叔委实难以下脚。

“小师叔,您昔日制造烧酒之地却在何处?”

“便是那处了。”吕生随手再次指向西面那处断垣残壁。

我晕,那就去吧。

吕生随身携带的烧酒不多了,但是,彼处水井中还有不少储存。看着小师叔吃力从井中提出一件件坛坛罐罐,安宁乐了,这倒是个储存东西的好法子。

当晚自然无话可说,次日清晨,安宁蹦蹦跳跳就拉着小师叔出去采药。目标就是茼蒿,一定是那种一蒿断就有臭味的那种,那叫黄蒿,治疟疾用的。

此外,还要去药铺采买肉桂。安宁的打算是做蒿桂丸试试,自然前期所费不多,有疗效再说了。后面自会有观中、官府接手此物。安宁不是医生,更不愿以医家传名。

摆在眼前的困难就是,哪怕黄蒿中有效成分高达千之六七,依然含量还是太低了。

安宁的打算,是把青蒿晾到大半干,把有效成分提到百之三四。再和肉桂一起碾磨成粉制药。每日两钱的剂量试试效果,然后再考虑药物增减。

师徒二人忙活一日,总算齐备,次日开始和药,搓成一钱大小的丸子,选了个没人搭理的患者喂食。这人之所以没人搭理,实在是快要没救了。

而且,难得吕生还认识。山下的洪铁匠嘛,他的家人都围在身边哭泣。可怜他家最小的娃娃洪七,也才三四岁,还在胡乱玩耍呢。

吕生分开他们,和安宁一起向前查看。

洪铁匠倒是条不错的汉子,黑漆漆一幅魁梧身材,如今却早已面色蜡黄,奄奄一息。

“俺家汉子那是多结实的身子啊,咋就一下子不成了呢!”旁边一个女人跪在丈夫身前,呼天抢地,其他人也都更加恓惶地加大了抽泣的声音。

“这个嘛,这个,还是试试吧?试试看,兴许有用呢。”

哪怕吕生,如今也没了底气。就凭吕生和安宁在观中的人品,谁又会吹捧他们,专为他们准备做医托?

而世间的郎中医师,那历来都是靠名气活着的一群外星人类。

安宁拿着一根细铜棒努力撬开病人的嘴巴,将药丸服了下去。再灌一些茼蒿水下咽。此后死活,就真的要看明天的太阳是否还能继续升起了。

结果就是,洪铁匠第二天就稍有起复。赵观主自然发现这异常,赶来把脉半天,吩咐安宁继续喂他吃药,此外再另开了一剂药方给他补强。

连续几日喂食,洪铁匠居然真的就渐渐康复了?

再有那些没人搭理的重危病人,也照旧被他二人一一施救,大多日复一日康复起来。这就说明安宁的药效管用啊。县里闻讯也赶紧派来人取经,却是地方的学喻大人。

一切功勋,自然都要落在吕生身上。安宁实在太小了,能用五百贯拿到度牒,洗白身份,已经是赵观主的照顾呢。

观里的其他道士,哪怕再不服气,也只能在事实面前折下小腰。这事就不能再凭意气用事,所以?这就是他吕师兄的狗屎运。

那么?咱们继续无视他好了。

在安宁的配方基础上,赵观主再次发挥他老中医的经验,拟出一份“清瘴汤”:

黄芩三钱國祚交替。

其他山上勢力也得守這個規矩,所以云霄宗也不敢明目張膽取那山河封禪的權利,不過是一種桃代李疆的手段而已。

云霄山給文書,朝廷代行封禪。

當然這場還不知能不能成的交易,始終要等這個公主殿下能安然到達云霄,把那封信交到北霄山主事人手中。

又過了十數日,吳安逸與花娘子偷偷探查陳家堡無果后,不得不飛鴿傳書給京城那個九千歲。

之后便開始暗中等著朝廷來人。

山洞之中在十多日的修養下高語仙已經能夠自由行動了。

江塵通過幾日的修行,他體內元脈已經打開了二十條。

這日高語仙終于開口道:“江公子我已經好多了,我得趕快去涼州,不然多一日北云就會多一份危險,閹人當道,生靈涂炭。”

一邊說他一邊看向江塵,經過上次的磨難,她已經不打算叫江塵陪自己去了。

因為她知道這一去九死一生,她知道這個似乎天性有些涼薄的少年不會幫自己的。

只是見少年依舊不語,只是低頭收拾地上的東西時,她還是有些失落,她拉了拉身上的布衣笑道:“衣服就不還你了,等下次再見還你一件。”

說完轉身就想走,女子這次依舊走得毫不拖泥帶水,只是相比上次的生氣,這次多是一種釋然。

能遇公子此生足以,原來江塵能在那種情況下救出她,她已經把江塵當做書中所講的下山游歷的山上仙家弟子了,所以才有江公子一說。

走出洞口,她回頭看了一眼,還是有些失落,都不愿意送一送自己嗎?的確這些天麻煩人家的人家已經夠多了,于是她便邁開腳步開始下山。

只是她剛要下山就聽見后邊響起一個溫文爾雅的聲音:“衣服下次還可不行,這次下山你買了衣服就還我吧!”

聞聲,女子轉身后,眼眸上移,她有些驚訝:“你……”

我正好要去北方,可能正好要經過涼州,我們可以一道。

說完少年背著背簍,經過女子身邊,他獨自上前,走遠了才背著身子對后邊女子道:“跟上腳步。”

少女莫名答了聲好,頃刻間已經穆然而笑,下一刻她快步跟上。

慢慢的熟絡了,高語仙就會天馬行空的問道:“江公子家是哪的,是不是一座停于云端的仙島。”

一個俏皮女子無疑。

江塵沒有轉身,小一歲的他反而展現出高語仙不具備的成熟,也許是小時的經歷讓他覺得自己就應該如此,以至于他很早就開始約束自己的心性了。

他想了想認真道:“高姑娘你想錯了,我不是什么玄門弟子,我只是一個偏落小鎮走出來的寒門子弟而已。”

女子滿臉狐疑,她道:“書上說你們這些下山有了的弟子,都不能隨意透露自己師門所以江公子才這樣說是吧?”

江塵對此無可奈何,只是在山上就已經說了,一路不能喊她公主,這樣容易被人注意,所以他才喊高語仙為高姑娘的。

他拍拍自己的衣服道:”高姑娘看我這一身哪里像一個玄門仙人。“

高雅婷也不由得一笑,她道:”那你是怎么把我從那種江湖高手的手中救出來的?難道不是你三下五除二把他們全部打倒了,然后在所有人害怕的目光中把我抱出來的。“

看來啊!這個女子在宮中是真沒少看那種無聊到被封禁的艷情小說

江塵也只是一板一眼回答道:“哪里打得過,我是趁他們不注意,把你偷走的。”

似乎偷走二字有歧義,一句話既然就又讓這個想象力豐富的姑娘臉頰微紅。

她又問道:“那江公子不說從什么地方來,總可以說要去什么地方吧?”

江塵道:“北方”

女子看著江塵的背影:”北方很大唉!江公子你這句話可就有些敷衍人了。”

江塵只能又道:”一個叫太玄洲的地方。”

女子聽了,立刻道:”江塵太玄洲很遠唉!聽說太玄洲和東勝洲一樣,是九洲天下的九大洲之一,而且比東勝洲還大,東勝洲就有北云這樣大大小小的王朝千百個,你就這樣走著去,能走到嗎?”

江塵回頭道:”聽說在一些仙家有一種叫做騰云舟的飛船,能跨洲飛行,只要一旬就能到目的地,只是我暫時還沒找到。“

高語仙聽了眼睛一亮,她道:”那也太神奇了吧!江塵到時候等我把東西送到云霄山,等北云安定下來了,你能帶著我一起去嗎?“

原來姑娘在宮中因為看過了足夠多的江湖仙俠小說,于是一直有一個江湖夢,只是這次出來被打擊到了,但是當遇到江塵后他心中又升騰起飛劍于千里之外斬人頭顱,一句劍來天下側目雄奇景象。”

只是江塵好不猶豫的拒絕了她:“不能”

她仰起頭顱問:“為什么不能。“

江塵冷冷道:“江湖很危險。”

少女有些賭氣,她嘟著嘴學著江塵的口吻:“哎……很危險。”

江塵對此無可奈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总遇到喜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逍遥桃园主

会跑的五花肉

逍遥桃园主

他来自江湖

逍遥桃园主

安向暖

逍遥桃园主

小仙紫晨

逍遥桃园主

墨池涌泉

逍遥桃园主

月间的哞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