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动点手脚》。

第二天上午,江海市迅达通信公司副总刘平的办公室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他们分别是江海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江涛和市委组部的肖文华副处长。

刘平尽管只有47岁,但也是一个资深干部,早年参军在部队里做过团级参谋,退伍后在江海市机电局工作。

江海市迅达通信公司是中央企业,地方政府为了加强与中央企业的了解或者说对中央企业提供更多的服务支撑,根据需要委派一些干部参与到中央企业中培养和锻炼,一方面对企业领导班子的民主决策进行监督,另一方面也是对企业运行和管理有个全面的掌控,对江海市迅达通信委派干部也是地方上对这种管理模式的一种探讨。

刘平局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由江海市委组织部从市里后备干部队伍中选拔而来的,他到江海市迅达通信公司挂职锻炼已经有3个年头了,他对于一般的行政决策很少干预,对一些违反干部管理的做法会提出严厉批评,公司领导班子还是比较重视他提出的问题,他可以提出对公司运营中的某个课题开展调研,各个部门对他提出的要求会作出详细报告。

刘平招呼两位来人坐下后,秘书倒好茶水转身出去,轻轻把办公室门关上。

刘平说道:“肖处长,你要不把调查的情况先说一下吧。”

“好,两位领导,我先把市委组织部近期对江海市迅达通信公司组织的一次专项调查情况说一下吧;根据刘总的要求,我在公司纪委的支持下,对公司员工反映领导班子成员王汉荣贪污腐败的举报信开展了调查,结果我们发现此人存在一定的渎职腐败嫌疑,此人在7年前曾经担任公司总务处处长期间和后来担任公司副总期间,在通信局房的建设和土地交易中存在严重的权钱交易,与多个房地产商和承包商有不明经济往来,我们请全市几家大的商业银行对他的个人账户做了调查,发现有多笔不明来源的钱款收入达到2000多万,他以自己或亲友的名义在本市和其他地方购置了5套高档房产,与他个人的收入明显不符,这是我们初步调查得到的与他关联的房产信息。”市委组部的肖文华副处长说完分别把两份调查报告递给了两位领导。

“情况有这么严重吗?”刘平问道。

肖文华说道:“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核实,特别是2000 万的不明收入要查清源头和关联人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整个周期比较长,往来的人员比较多,恐怕一下子还不能全部查清楚。”

肖文华继续说道:“我们和检察院反贪局的专家也做过分析,在证据不确定的情况下如果请反贪局介入的话,有可能会让对方有所察觉,证据可能被灭失,为日后审查工作增加新的难度。”

“嗯,肖处长说得对,现在检察院反贪局还不能过早介入,证据还不充分。”江涛说道。

“这我明白了,目前来说我们还处在收集证据阶段,我会安排公司纪委把历年来经过王汉荣审批或关联的商务合同和经济往来的资料整理一下提供给你们,当然也要在小范围里面,我会安排有从事保密工作的人员参与。”刘平说道。

“还有王汉荣的妻子孙雅秋在你们实业公司任总经理,不排除他们夫妻双方有共同参与一些案件的可能性,初步判断也不是全部案件是他们两个人共谋,有一部分是王汉荣独立操作,我们也有点疑惑,还要做详细的核对比照,不排除还有其他人员涉案。由于公司领导班子是市里的统管干部,原则上在这段时间里应限制王汉荣的出国审批,防止叛逃境外给我们工作带来被动。”肖文华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了解他有个女儿在英国读书,如果他们提出要去看望女儿怎么办。”刘平问道。

“为了不打草惊蛇,原则上不容许他们夫妇同时出国,银行方面我们也会安排监控,如有大笔资金流动,第一时间我们就可以收到告警提示。”肖文华说道。

“秦志刚的问题你们摸过了吗?”刘平问道。

肖文华朝江涛看了一眼,江涛朝他点点头,肖文华说道:“根据刘总提供的群众举报信息,我们对秦志刚的银行账户查了下,也发现很多问题,他在市区购置的两套高档住宅的买卖中存在严重问题。对其儿子秦晓峰担任法人董事长的晓峰国际进出口贸易公司进行了初步调查,发现很多疑点,江海市迅达通信公司是这家公司唯一客户,几乎承担了迅达通信公司全部工程施工材料供应和国际招标项目的采购,一年的销售收入在50亿以上,公司人员大概也就5个人,有一大批下游合作企业,公司办公地点在江海市著名的新泰国际大厦五星级的办公楼。由于秦志刚的问题初步判断比王汉荣更加严重,情况更为复杂,危害性更大,因此我们已经请江海市检察院反贪局介入调查取证。

“是的,我们反贪局已经接受了市委组织部要求协助调查嫌疑人秦志刚的案件。”江涛语气沉重地说道。

“好,有情况及时沟通,现在国有企业高级管理干部利用职务之便实施贪污腐败这个问题比较突出,有些干部经不住金钱诱惑,利用党和人民给与的权力,大搞权钱交易,特别是一把手在企业内一手遮天,没有健全的监督管理机制,大搞一言堂,稍微放松对自己的政治要求,就非常容易出问题。”刘平说道。

肖文华说道:“班子里其他领导目前没有发现重大隐情,公司纪委提供的人民来信我们做了分析和整理,除了有些婚姻和生活方面的问题,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重大嫌疑,情况就是这样。”

刘平问道:“唐文哲和邱卓栋两位年轻干部你们摸过底没有?”

“组织上对他们做了一些调查摸底,基本情况良好,从学校毕业后与社会人员交往以及社会关系比较清晰,没有发现有任何不正常的经济收入来源。”肖文华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这两位年轻干部我还是比较看好的,苗子都比较正,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工作上,都承担了公司重要部门的领导工作,尽管工作经验有个积累的过程,只要不染上官场的不良习气,还是可以重点关注和培养的。”刘平说道。

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江涛说道:“我同意刘总的观点,对于年轻干部的培养还是要给他们多压担子,让他们放手工作,积累经验,但也要经常提醒他们,要加强学习,对社会上的不良习气要有自觉抵制能力,现在市场经济发展很快,我市大多数干部工作还是勤勤恳恳积极向上,这是社会进步发展的主流,年轻干部在任何时候不要被低级趣味的东西所迷惑了。”

“好的,我有机会也多找他们聊聊,有情况我们及时沟通,谢谢你们的关心了。今天时间有点紧,就不请你们喝我的乌龙茶了,我这里有些好茶,以后专门请你们两位来喝茶。”刘平说完,起身送两位客人离开。

今天下班后唐文哲答应陪梁晓惠一起去参加庄子读书会的一场读书活动,晚上6点20分,唐文哲和梁晓惠出现在了雁荡路上一座小洋楼门前。

这是一幢独立的西班牙风格的两层层小洋楼,白墙铁窗,红陶筒瓦层次起伏的屋顶,西班牙建筑元素营造出柔和、尊贵而又充满质感的古典建筑之美。

梁晓惠身穿一条紧身细腰的粉红色连衣裙,颈部系了一条白色小围巾打成一个蝴蝶状,自然卷起的长发披在肩上,白里透红的巴掌脸显得有点稚嫩和清纯,一双浅红色的中跟皮鞋让1米65身高的她更显得亭亭玉立。

唐文哲小心翼翼走上两个台阶,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木质大

这是一个女人发出来的惊讶的叫声,让吕泽有一些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机械停车场,居然能够听到这样的惨叫声音。

在这样的惨叫声音之中,吕泽甚至能够产生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人到底得多么惊讶,才能有这样的声音出现?

吕泽现在本身是有事的,要前往艾尔克斯医院,做出来真正的灭掉完美宗门的事情。

吕泽相信,完美宗门的那些分部当中的人,绝对会派遣出来一大部分人,来对艾尔克斯医院的很多人,进行一次死亡堵截。

这是吕泽自己的判断......

看岁月如歌,青春如诗;三载苦,大概不是一条蛇,而是一个人

战争打了这么久都没有三十万战力的老怪物出现,证明已经被若华长老拖住,他何惧之有。

  他不知道三尾白婪被雾昇灭了,否则更有恃无恐。

  春秋要塞几近崩溃,防守的人类修炼者和士兵死亡大半,这一战即便胜,春秋要塞也要找,就去找罪魁禍首。”

霧凇子眼神一凜,“罪魁禍首?……那好,我們這就去掀翻閻羅殿。”

委隨看著兩個被怒火燒去理智的男人,嘆口氣道:“你們想要報仇,也要看看各自的家人是什么情況啊,難道就讓他們這幅模樣跟著去報仇?”

林驍挨個看向親人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动点手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谁瞒

Sonata

谁瞒

白色的木

谁瞒

鲤鱼丸

谁瞒

七夜回春

谁瞒

雪落无痕

谁瞒

折枝伴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