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恭子被抓!》。

明楚云、卜燕清二人惊喜不已。

一个尊君中期的戒指,可想而知会有多少财富,对阳宫巅峰的修士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笑天大的财富。

“多谢沈兄,我叫明楚云,这是我师妹卜燕清,如果沈兄需要我们二人,我们愿意为沈兄带路。”

“區區小輩,也敢放肆,這應天書院倒真是沒有規矩了!”白鹿書院長老說罷也是有些惱怒,不過這件事他們確實拒絕過,如今理虧!

還未等其他人說......

”第八节刀虽己断,但劲力还是间,再渺小的凡人也有他伟大的

俄語夾雜著中文,聽得高天一陣頭大,但他也知道,丫挺的嘴里沒啥好話。

他禁不住后撤了一步,將李亦靚擋在了身后,抬手一巴掌扇開指著自己鼻子的手指,怒氣沖沖道:“你特么最好說話客氣一點,要知道,這里是京城!”

男老外愣了一下,顯然沒預料到眼前的男子敢跟自己動手,便更加怒不可遏,猙獰著說道:“京城怎磨啦?窩是蘇聯駐中國的歪交官員,窩有歪交豁免權,尼敢打窩,就不怕引起歪交糾紛嗎?窩一定要告你,尼就等著刀霉吧。”

身后的李亦靚聽完,小臉嚇得煞白,扯了扯高天的袖子,聲音顫抖道:“小天兒,要不算了吧,這件衣服咱們不要了,讓給他們得了,千萬別惹事。”

高天扭頭笑了笑,說了句別擔心,我來處理,又轉回頭望著外交官員先生,冷聲說道:“我說你咋那么牛逼呢,原來是使館的呀,看樣子官兒還不小。不過,跟我這兒充大爺,拿外交豁免權來說事兒,滾尼瑪的蛋吧!甭說你是外交官,你特么就是外星上的來客,在京城這地界兒也甭想強買強賣!還反了你個狗日的了!”

“尼咋罵人?尼這個人真是太沒有蘇質了!窩女朋友看上這間衣服啦,窩出高價購買,這是一間很正常的事情,你打她就是你不堆,你怎么可以不分青紅皂白就對一個歪果仁動手呢?簡直不可鯉魚!”他還滿嘴全是理由了。

這特么就是典型的豬八戒掄家伙——倒打一耙。

不大的柜臺前圍滿了人,大家指指點點看著熱鬧,這瓜吃得頗為痛快。

聽了老外的話,高天都氣笑了,“罵你?我特么還想打你呢!跟我談素質,你也配!大家都看到了,是你那女朋友先上手去脫我女朋友衣服的,這衣服我們先買了,人售貨員大姐把票都開好了,我們錢一交這羽絨服就歸我們了。

您二位可好,上來二話不說上來動手就搶,不賣給你還不行,你咋這么霸道啊?就憑你是外交官?有那個啥外交豁免權?外交官就可以不講理?就能強買強賣?哪來的這個道理啊?我特么真想淬你一臉唾沫星子!大家也都來評評理,你們若是遇到這么蠻橫霸道毫不講理的人,慣他這臭毛病不?”

說到最后,高天開始發動群眾。

“對,不能慣他這臭毛病,他當這是莫斯科呢,想耍橫就耍橫?小伙子你說得沒錯,這里是京城!還輪不到他一老毛子在咱們這兒耀武揚威!”

“沒錯!還當這會兒是懦弱無能的清政府呢?告兒你,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等洋人的歲月早特么一去不復返了,在這兒耍橫,真當京城老爺們兒是好欺負的不成?!”

“我全程見證了,人小姑娘一件衣服穿得好好的,那外國婆子上去就脫,哪有這樣的?一點禮義廉恥都不講了是吧?”

“這外交官也不是啥好鳥,張嘴閉嘴杜德拉克,你特么才是傻蛋呢!真以為中國人聽不懂俄語是吧?揍他個狗日的!”

“對!揍他個狗日的!”

“那個外國婆子誰都別動,留給我,老娘撓花她的臉!”

一時間,群情激憤!

都是好人吶!

高天欣喜不已,沖各位老少爺們兒抱拳感謝。

李亦靚在后面輕聲說道:“天兒,你真缺德。”

說完,她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高天狡黠的沖她直眨巴眼。

倆老外臉都綠了,再愚鈍也回過味兒來了,這是……茅坑里扔炸彈——激起民憤了!

尤其是外交官先生,被慷慨激昂的圍觀群眾噴的體無完膚,滿是胡茬子的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恨不得立刻現鑿一條地縫鉆進去避避難才好,今兒這臉丟的有點大。

女老外也不亢奮了,蔫頭耷拉腦的靠著外交官先生,把頭埋進外交官先生寬闊的胸膛里,聞著他濃重的體味兒,神情緊張低聲嘟囔著。

售貨員急的額頭上布滿了汗水,看著情緒越來越激動的群眾,害怕出大事兒的她快步走到高天身邊,一把抓住高天的胳膊急切地說道:“兄弟,不能再鬧下去了啊,您行行好,趕緊交完錢拿著衣服走人吧,再鬧下去,真就沒辦法收場了。”

高天無可奈何地說道:“大姐,不是我不想走啊,您也看到了,那外交官不依不饒的,這事兒要是說不清楚,真引起外交糾紛,不光我要倒霉,您這公司的高層領導怕是都要跟著坐蠟。”

“那可怎么辦?那可怎么辦呀?”大姐麻爪了,愁眉苦臉的叨叨著。

思量片刻,高天說道:“要不,麻煩你們經理來處理一下?”

大姐抬腿就走,“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去把經理請過來。”

高天笑了,心說算你有眼色,這事兒憑你還真解決不了。

  夜幕渐渐降临,月光也似乎因为陈默的“死亡”而有些精神不佳。周围的景物在暗淡的月色下变得迷蒙。

  陈默则是在花神殿的大殿中,靠着椅子观赏明月。他是罕见的能在花神殿度夜的男性,也是历史上第一个人。

  对此,陈默不仅没有感到任何欣喜之情。反而还有些唯唯诺诺。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听起来好像很不错,可如果加上一句这寡女能打一百个孤男。就会让人头皮发凉。具体形象,就好比是一张网上的雄雌蜘蛛。

  爽是一时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恭子被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强神鬼阎罗

七月的鱼

最强神鬼阎罗

蜀龙

最强神鬼阎罗

贪狼星

最强神鬼阎罗

麻伊

最强神鬼阎罗

蔡晋

最强神鬼阎罗

苏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