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冲着北帝您而来的(二)》。

“好了,你先别想这些东西,我再看看他的票。”陆明又望了望自己手里的手机,看着陆明位居榜首的位置,才满意的放下手机。

开始跟顾倩享受着烛光晚餐起来。

两人吃饭的时候几乎没有聊什么东西,所以吃得很快。

吃完饭两个人就便决定回家,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

陆明也着急李落的事情,所以想回家。

因为他想时刻注意票型的事情。

顾倩当然知道陆明的心思,所以也并没有提出其他的要求,便跟着陆明回到了家中。

果然一进门又遇到了罗玉华披天盖地烂骂声。

“你们两个还知道回来,我每天辛辛苦苦在家做饭,结果你们两个倒好,天天跑出吃。这一定是陆明的主意,对不对?”罗玉华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这个锅背在了陆明身上。

陆明委屈呀虽然前几次确实是他约顾倩吃饭的,但是今天确实是顾倩请他吃饭的呀!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融入自己的丈母娘,于是露出了个笑容说道:“丈母娘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早点带倩倩回家吃饭。”

罗玉华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也要说道:“谁是你丈母娘呀?还有你叫我家倩倩叫什么?”

罗玉华气急败坏地追着陆明,被顾倩拦了下来。

“妈,你要干什么呀?这个陆明好歹也是我名义上的丈夫,不是吗?这传出去多丢人呀。”顾倩虽然在给陆明解围,但是这也仿佛承认他跟陆明没有实际上的关系一样。

罗玉华听顾倩这样说,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一脸认真的看着顾倩说道:“我跟你说呀,你跟这个陆明也就只能是这层关系,如果我发现你们两个还有其他的关系的话,我立马把这个陆明赶出家。”

顾倩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妈,你放心吧!你也知道我以前就看不上这个家伙,现在怎么会看得上呢?”

虽然顾倩说的都是搪塞自己母亲的话,但是顾倩的话也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扎在了陆明的心里。

陆明并没有说话,而是转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小子脾气还挺大的,真把这当自己家了是吧?这寄人篱下,脾气倒还不小。”罗玉华说着,就想冲进陆明房间一样。

顾倩连忙拦住了,说道:“好啦,你看陆明也没有说什么,你快早点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说完自己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明白刚才陆明的态度,是自己说话伤了陆明的心。

但是他也只是权宜之策罢了,虽然他之前确实挺讨厌这个陆明的,但是他现在觉得这个陆明看起来也没那么不顺眼了。

不过自己心里想说的话,陆明怕是听不到了吧。

陆明十分生气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一片真心在顾倩那里就像是一块废纸一样。

不喜欢了就丢掉,喜欢了再捡起来。

虽然他知道顾倩刚才是当着她母亲的面骗她的,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

于是他又点开了那个投

虞淵身后,另一塊被拖曳著航行的陸地,一片鬼哭狼嚎聲。

“螢能光罩”的消失,讓那塊陸地上,遠遠觀望的很多流寇,切身體悟出污穢星河異能灌注而下的滋味。

血脈低微的異族戰士,哭叫著,眼睜睜望著氣血亂竄,皮開肉裂。

拉在后面的兩塊陸地,內含的異能,流光,凝煉“螢能光罩”的晶體之力,在蘭賓祭出巨大的金色三叉戟后,似被瘋狂\抽離。

兩塊陸地,就像是兩頭被剝離了鮮血,即將死去的兇獸。

金色三叉戟的鋒芒端,極度精煉的璀璨光......

他们这才意识到蜡烛——不经意针一发就是六六三十六枚,朱绿

“既然是香爐,那肯定是用來焚香的。”

江遠想了想道:“你們想辦法搞點兒品質高一些的沉香,龍涎香,或者是蕃香、青桂香、棧香這些東西,用不了幾天就好了。”

白鶴翔點點頭,“我正好認識一位會制香的老爺子,我這就去。”

江遠點點頭,“快去快回,你們要是回來晚了··”

白鶴翔臉色一緊,“不會這么快吧,晚一點會怎樣?”

“晚一點我就走了,”江遠擺擺手,“我都出來兩天了,弟弟妹妹和朋友們會擔心的。”

白鶴翔滿臉無奈,“行,我一個半小時之內趕回來。”

說完,白鶴翔就跑下樓,發動車子離開了。

江遠則開始在一堆古玩里面挑挑選選。

白云鵬有些猶豫,“江遠,你給我們爺倆治病我很感激,我也同意你買一些東西回去,哪怕是送你一兩件也可以,但你挑了這么多出來,我··”

“我又不白要你的,”江遠眉頭一皺,“你看我像是小氣的人嗎?”

“一會兒等你爸回來,我會和你們談價格的,你放心,我不是徐青那樣的人,不會坑你們。”

白云鵬將信將疑地點點頭,“你有那么多錢買嗎?”

“這些東西又不貴!”江遠沒好氣道:“我看不上眼的太多,先把有點兒價值的挑出來,然后再從里面選有收藏意義的,價值高不高倒是其次。”

“你看我挑出來這些,其實市面價都不貴,只是不常見罷了,你要是拿去其他古玩店,人家都不一定收,也就是我喜歡研究文化,不然我也不要這些東西。”

白云鵬總覺得江遠在忽悠自己,可又找不到證據。

很快,一個多小時匆匆過去。

白鶴翔氣喘吁吁地跑回來,身上的衣服都能夠擰出水來了。

江遠把他買回來的香用一個碗碟裝好,點燃之后才放進了香爐。

白鶴翔滿臉疑惑,“不直接放在香爐里燒嗎?”

江遠干咳兩聲,“用不著,這樣效果更好。”

廢話,這么好的包漿,燒壞了咋搞?

不得不說,這香一點燃,頓時整個房間里都清香撲鼻。

白鶴翔和白云鵬深深吸了幾口,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呼吸也順暢了,大腦也清明了。

江遠這才指著自己挑出來的一堆東西道:“這些東西,加上這個香爐,你開個價吧。”

白鶴翔本來說送一兩件給江遠,結果看他挑了二十幾件,白送的話也說不出口了。

他想了想道:“我也不太懂,要不,你開個價,我聽聽再說。”

江遠點點頭,按照這些東西現在的市場價估計了一下,沉聲道:

“這些東西現在的價值大概在十五萬左右,平均下來,每件七千左右,當然,也有只值幾百塊的。”

江遠這話倒是不假,除了這尊‘大明宣德爐’,其他東西現在的市場價都不高,江遠挑出來,是因為知道他們未來的升值空間大。

還有就是江遠個人的喜好,像是書畫啊,擺件啊,瓷器啊都是江遠比較喜歡的。

其他雜項類,像是鼻煙壺、牙雕啊,紫砂壺一類的,江遠的興趣都不是很大,除非遇到那種收藏價值極高的。

白鶴翔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他當然知道這房間里的東西,價值不一定很高。

他就經常遇到把東西拿去聚財典當行,人家只開幾百塊,甚至是幾十塊的價格,甚至連贗品都有。

“那,這··這尊大名什么德爐呢?”

“大明宣德爐,”江遠嘆了口氣,“你不是圈內人,我也不和你說行話打哈哈,這尊香爐價值的確不低。”

“所以··”

白云鵬滿臉興奮,“所以你能給到多高的價格?”

江遠白了白云鵬一眼,“所以,我想講個人情。”

“你覺得你們父子倆的命值多少錢?”

“看病還得收個醫藥費呢。”

白鶴翔瞬間明白了江遠的意思,“那··好吧,這尊香爐就打五··算了,送給你了!”

“我們倆父子的命,難道還比不過這么個爐子?”

江遠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其實也沒什么,救你們也是舉手之勞。”

白鶴翔:“···”

白鶴翔轉念一想,江遠不是給其他東西估價十五萬嘛,好歹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可江遠卻忽然道:“算了,我挑出來這些東西未來的升值空間很大,既然你這么大方把香爐送給我,我也不再占你的便宜,這些東西你留著,不出十年,價值絕對超過幾佰萬!”

八百萬的價格著實把白鶴翔和白云鵬嚇了一大跳。

“那好,我們就自己留著,一件也不賣。”

可話說完,白鶴翔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意思是,江遠一分錢都不出?

不對,人家沒要其他東西,出什么錢?香爐不是自己送的嗎?人家還好心把那么多極具上漲空間的古董留給自己了呢。

再說了,兩條命,還不比過一個爐子?

江遠這時候觀察到,縈繞在白鶴翔和白云鵬身上的黑氣已經慢慢消散,不由得點點頭道:“看樣子,兩天時間你們身上的煞氣就會完全消散。”

“不過你們還需要按照我說的,找個人氣旺的地方住上一年半載的,這樣打招呼了。

“好嘞,既然咱们今天的诸位都到了,那就开始了!”随后李晋的声音响起。“这第一件要展出的物件,大有来头,不瞒各位,这可是今天刚到手的‘新玩意儿’,各位都本事,希望大家今天能找到心仪的物件。”

李晋说着,桌子空间那里慢慢的升腾起来了一个小圆桌,上面的“新货”也就出现了。

谭江边差点惊呼出声,这不是在北京饭店,甄宝卿展示过古董文玩么?

两个人的瞳孔顿时一缩,妈的,这群人的手速可真够快的。

桌子上出现的正是在北京饭店时甄宝卿所展示过的文玩。

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看到那尊红珊瑚佛像呢?

毕竟这才是两人来这的真正目的。

“先生儿,这可是元朝的青花瓷瓶,您不掌掌眼?”海财凑到了张成的身边,小声问道。

张成微微摇头,并不愿意上去凑热闹。

李晋看着周围的人开始交头接耳,似乎对着瓷瓶很有兴趣,开口道:“元朝青花瓷瓶,刚收上来,3万。”

在座的所有人心里都像明镜似的,这东西肯定不会是真的元朝出土的,这要是真的,恐怕十万以上都价格都会有人收下来。

只是这是这门行当里的规矩,今日留一物,他日好相见,张成虽然看出这是仿制品,但是不知道是古代仿的还是现代仿的,如果是清朝那这个价格也差不多合理。

“3万。”一个民间收藏家突然开口随后把三万块扔到了桌子上。

“啧啧。”海财咋了咋舌看着那个一身学者模样的打扮,带着一个沉重的黑框圆眼镜看起来也是城里有头有脸儿的人物,“那位江湖人称一声九叔。”

“老九手还挺快,你一个玩字画的什么时候对瓷器也敢兴趣了?这东西怎么看都是一个仿古,你这次可就打眼了”说话那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语气里多了一点调笑的意味。

黑市不同于拍卖,多少价格就是多少,看中了直接付钱拿走。

海财笑眯眯的看着几个人,似乎看出了张成对这东西瞧不上眼儿,所以也不多言。

作为领进门儿的东家也可以参与购买,甚至给自己带来的人提一些建议,但是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学会茶颜观色,事实上张成还真的看不上这东西。

“哈哈,这不正是说他爱好广泛,咱们也别在这儿多管闲事儿,下一个吧!”另一位收藏家笑嘻嘻道。

这种东西,全凭自己的好恶,对于张成而言这些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犯不着这时候就花钱。

正所谓大个儿的都在后边儿,说不定下一件就能入他的眼。

张成这么想,可不代表其他人也会这样,听着一些人明里暗里讽刺着那老者,甚至还有一些在暗诽老者手快,不给他们机会。

“承蒙各位相让,这瓶子我就先收下了。”九叔这么说就是告诉其他人这头一个玩意儿就当是承大家的人情,日后有机会一定会还的。

谭江边倒是看着这些人暗暗的觉得好笑,这个老者太着急了吧,这个价钱买了这一个瓷瓶,他自己恐怕都觉得亏。

在接下来的几个物件上,张成和谭江边可算是见识了这行当里所有老祖宗留下来的精华体现的淋漓尽致,正所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群人判断真假的手法各异,扔钱的速度也一个比一个迅速。

而第六个出现的物件白玉如来,还没等大家仔细端详,一个和张成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就率先拿出了钱。

“小子在此得罪了,六万!”

这厮很明显是故意的,在李晋还没有出价的时候直接报价,故意给大家一种势在必得的样子。

“好小子,既然你喜欢,老头子我也不和你抢,这白玉如来你们抢吧!”以为老者笑了两下,声如洪钟,看到张成附和的点了点头,他也颔首示意。

不得不说这里还是很有组织和秩序的,一些人也算是有风度,比那些个土鸡瓦狗般的跳梁小丑,死皮赖脸的求个低价宝贝那样好多了。

接下来的几样宝贝都是小打小闹。

谭江边倒是收了一个小物件儿,给他妈当做礼物,这可比花钱买那些钻石、蛋白石来的有韵味的多。

说起来大富豪、大家族,有底蕴的人还真没有带着几十克拉的钻石在哪儿招摇过市,有钱人玩的那都是文化,你带个蜜蜡、唐卡、天珠、玛瑙,才好意思交流两句。

海财拍了一副山水画,乃是画家倪瓒的作品,单单提起倪瓒这个名字恐怕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但如果说“元四家”,大家了解的还能多一点。

“这位老弟,别墨迹,跟着那大姑娘上花轿一样,赶紧赶紧整上新的啊!”看来这场里还有谭江边老乡呢。

“爷们儿您别着急,既然今日各位赶巧那咱们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会让大家失望。”

李晋笑了笑,在这地方儿他可不敢胡乱说话,虽说是私底下办了个黑市,来这里的人多半是靠着家里的老一辈关系,不过要是自己没点真本事,那一样在这儿也玩不转、吃不开,所以李晋才不卑不亢也不得罪这些人。

在他说完以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串黑色的珠子。

乍一看就好像地摊上那破木头做的,和普通的饰品没有区别。

可在场的,都是有点眼力的行家,仔细看了一眼,便知道那珠子不是凡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冲着北帝您而来的(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获罪于天

钟意里

获罪于天

听晰

获罪于天

牛角弓

获罪于天

蓝墨白

获罪于天

一介白衣

获罪于天

吟游大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