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那一队奔驰!》。

男子背对着林痕,不肯开口,林痕这剑押着他慢慢将他转了过来:“你若还是不开口,我便不客气了。”

看见对方有些紧张林痕顿时觉得不妙,恐怕自己会错意了。

这时风落夭气喘吁吁跑进巷子,一边捂着腰一边气喘吁吁开口道:“林痕,你跑慢点,我跟不上。”

林痕并没转过身,而是仔细盯着眼前人,对方见风落夭过来,果然躲闪了起来:“风姑娘,劳烦你认认此人。”

风落夭不知发生何事,上前看了看,只是觉得这个侧脸有些熟悉,待他转过来时,风落夭惊呼出声来:“你?温玉怎么是你?”

温玉面露尴尬之色,挠了挠头:“小夭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林痕挑起眉毛,得了这件事白干了,看着两人的神色,弄了半天原来两人认识,多半这个人是爱慕风落夭,白干一场。收起手中剑,往巷子外走去。

“你怎么在这里,还鬼鬼祟祟的。”

温玉被抓个正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我就是路过。”

风落夭好像明白了,点了点头,转头一想便觉得不对劲,林痕不会无缘无故的怀疑别人,他是那般谨慎:“不对,你是不是经常盯着我们,而且我这般穿着你都能认得出来。你还在骗我。”

面对风落夭的这般指责,温玉有些挂不住,连忙解释:“不是不是,我只是见刚刚那个小孩一直都跟着你,便多注意了几分,没想到他那么警惕,这般轻易就发现了我。”

这般说风落夭还是有些怀疑,只是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当真?”

“当真。”温玉见她信了,也就松了口气。

风落夭转过头:“林痕,我来介绍......”发现人已经没了,连忙出了巷子,才看见林痕蹲在卖发糕的地方,吃着糕点,手直招呼着温玉,让他跟上。

林痕见两人聊得差不多,就示意旁边可以坐,还将手中发糕递了上去,这次林痕买的挺多的,够三个人吃。

风落夭接过发糕,也在一旁坐了下来,边吃便介绍:“这位是温玉,算是我的朋友,这位是林痕,昨日破案的人。”

温玉点点头,昨日的事不知为何传的如此之快,就连他都知道了:“小郎君确实厉害,昨日的公堂未见风采,今日倒是这般功夫,让我颇为惊讶。”能文能武的人不多,向林痕这般孩童文武双全,倒是十分难得。

林痕并没有过多接话,只是自顾自说:“昨日你走的晚,想来是在等风姑娘。”

温玉点点头:“不错,正是如此昨日离开的晚。”

林痕仿佛没有听到温玉的话,依旧接着自己的话开始说:“既然知道能等到风姑娘,想必是常来,又能认出风姑娘,想必你二人关系不一般,应该是朋友吧!”林痕的这‘朋友’二字,倒是说得奇怪,温玉听在耳中恨不自在。

“小郎君说笑了,能当小夭姑娘的朋友实属不易,温某自知没这般福气。”

风落夭完全不懂两人在说些什么,只是吃着手中的糕。

林痕见他不承认,也就不再理睬,只是擦了擦嘴:“风姑娘,还劳烦你结下账。”

“?”还在吃发糕的风落夭当场愣住。

“我这一百两,老人家收不了。”说着林痕拿出银票在她眼前晃了晃又连忙收了起来。

风落夭猛地站起来,恶狠狠看了林痕一眼,将刚刚发糕钱结给了老人家。林痕毫不在意,反倒问起温玉:“温兄,现在这般早在外转转也没什么,只是天色已然开朗,若是再在此待着,是否有些不合。”

温玉知道,林痕这已经是下了逐客令:“小郎君言之有理,时候不早了,小夭姑娘,我先走了。”

风落夭还是糊涂的很,点了点头,只觉得温玉确实不该一直在此逗留。

林痕见温玉走远了,便也站了起来叫上风落夭回去了。

风落夭正一人在房内谈着曲,生着闷气,林痕随着她回房内后,便不见了踪影,说是出去探查一番,还用银票换了她几两碎银子。虽说两人相识不久,也算不得朋友,只是他总是这般神神秘秘,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两人算什么呢!

正想着出了神,没一会功夫便有人敲了敲门:“妹妹,在么。”

风落夭哪里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平日里没有好脸色的白若芷,怎么会来找她:“姐姐,门没锁,进来吧!”

白若芷推开门,那般亲热神色就像许久没见的老友一样:“哟,妹妹还在练曲呢,这平日里要多休息休息啊!”

风落夭也

與上面的寒風凌冽相比,湖泊下面似乎絲毫不知,老者覺得自己做了個最正確的決定,剛好也可以看一看門內弟子的實力如何,一臉心滿意足的先回到自己的大殿之中。

這時大殿之中倒是多了一個人,身穿一襲黑衣,修為也是深不可測,幾乎與老者相差無幾,在這金芒閃爍的殿中顯得極為顯眼,而老者倒是不以為意,只是覺得有點驚訝,長老居然提前出關了。

“我聽說魔宗與青玄門開戰了?你怎么沒去幫忙?”那位黑衣長老直接問道。

“......

引稷于卫尉府勒兵入自云龙门,杀东昏于内爷“哼”了一声,终于还是忍耐着没有说话

這是月塔開啟九十九天,還有九天,月塔關閉試煉,將所有人傳送出來。

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沒有修士被傳送出來。就是姍姍來遲的那些修士,不是被禁止進入,就是在詳細記錄了信息之后,才允許進入,而后傳送出來時,再行核對。,以他自己为中央,周边瞬间形成了一个奇异磁场。

他仰头看了一眼,那斑斓的妖能光幕,道:“撤下你凝炼的结界吧。”

“洪奇,你想找死吗?”

孔雀王妖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那一队奔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藏剑江南

橙让让

藏剑江南

帝王将相

藏剑江南

紫宸汐缘

藏剑江南

林芷薇

藏剑江南

行者雷昂

藏剑江南

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