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该解决你的主要矛盾了!》。

赌钱的大爷们谁在乎这些。於是。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

翌日清晨,氣溫有些寒冷。

天蒙蒙亮,城門剛開,程處默便進了城。他是在頭一天,被楊義連人帶黃金硬留下來的。

他之所以那么早進城,實是楊義寫了封信讓他交給程咬金。為了能讓程咬金下朝后便能看到信,楊義可不管程處默的死活,天剛亮就將他趕出了門!

可憐的程處默,大清早的迎著北風向長安城趕,臉和嘴唇都被風吹得干裂了。但是他不管這些,他也想趕緊回到家,鉆進被窩里暖和暖和。

要不是現在還是守孝期,打死他昨晚也不會留在城外過夜。家里嬌妻美妾,夜夜笙歌不更好!

當程處默回到家門口時,天空中已經飄下了朵朵雪花。程處默不由感嘆一聲:回來的正是時候,若是晚一步,可能就要成為雪人了。

程處默進到內宅時,看到自己的美妾站在門口幽怨的看著自己。他心里一顫,心想:好你個小妖精,明知道俺現在收拾不了你們,你偏偏還這一副樣子,等守孝期過了,讓你好看。

一陣寒風襲來,程處默打了個冷顫,推開美妾就往臥室跑。

“等會兒阿耶回來了告訴俺……也告訴阿耶叫他等一下,就說大哥有信給他……”

東宮西池邊,西風亭里,李世民邀群臣煮酒賞雪。

某大臣突然上奏說,城外兩處糞場已全部清理,清出來的糞肥堆積成山,怕得有千萬斤。

請皇帝陛下下旨,將其分于各大臣,用于農桑云云。

李世民一聽,也有些意動。雖然糞不值錢,但是糞多了之后,也能作糞肥用,乃利國利民之事。

如果將這些糞賞賜給大臣,一能顯出他李世民的胸懷;二能提高田地的肥力;三能增加糧食產量。

如今災害剛過,儲備糧根本不夠吃,還得源源不斷的從河南、淮南、江南等地方往關中運。

由于陸路難走,水路又不通,運進關中的一斤糧食都能在洛陽買兩斤了。

即使這樣,運進關中的糧食也不夠吃。如果明年糧食不能豐收,關中必將人心渙散,導致民不聊生,甚至天下大亂!

屋里絕大多數的官員都贊成,特別是那些文官,他們大多數人都有很多田。但是礙于讀書人所謂的清譽,拉不下臉派人去收糞。

導致了他們的田地肥力每況愈下,產量更是低,他們的上田產出還不如人家的下田。

就在滿朝文武露出得意的笑容,李世民就要準奏之際,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如驚雷炸響:“哼!從沒見過奪人財產說得如此冠冕堂皇,真是無恥之極!”

眾人尋聲看去,只見程咬金怒氣沖天,眼睛赤紅,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之勢!

李世民聽到程咬金的話,也是心里一緊,暗道一聲好險。要是因此留下罵名,他李世民愛民如子,親民如父的美名就要掃地了!

李世民看了看程咬金,又看了看眾大臣,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問程咬金:“知節可是說,那糞肥早已被人買下?”

“啟奏陛下,是也,非也!”程咬金學著那些大儒咬文嚼字起來。

李世民以為他會作出解釋,沒想到他竟說出這么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來。氣得他拿起桌案上的一個酒盞,連盞帶酒甩向了程咬金。

程咬金沒敢躲,酒盞結結實實的砸在了他身上。可酒水卻全濺到了坐在首位,離李世民最近的長孫無忌身上。

長孫無忌苦笑了一下,自顧自的拍著身上的酒水,沒有作聲。

李世民指著程咬金:“再有下次,朕就罰你去弘文館抄書!”

程咬金身體緊繃,像似真怕李世民罰他去抄書似的,急了:“陛下,早在八月份天花未暴發之前,那臭氣熏天的糞場,就已經被人連糞帶地一起買下!”

“嘩……”屋里頓時響起一陣驚呼之聲。他們當中有人知道一些事情,也就是一知半解,沒有一個人比程咬金更清楚了。

“愛卿所說可是當真?”李世民不敢置信的問程咬金。

“臣句句屬實,陛下可派人往長安縣或萬年縣調查,如臣有半句虛言,憑陛下處置,絕無怨言!

臣還知道,在坐的眾同僚怕有一半人知道糞肥已有主了,所以才唆使陛下做那奪人財產的罪人!”程咬金他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也不怕得罪人了。

古曰三大恨:一,殺父之仇;二,奪妻之恨;三,擋人財路。

如今,眾臣建議皇帝分糞肥,正是擋了程咬金的財路!

李世民聽程咬金說,長安縣有記錄,也就是說,長安縣縣令也知道了。想到這里,他看向一旁的宦官:“宣長安令!”

李世民一說完,一旁的宦官便轉身離開了,他這是去安排人去長安縣衙,急召長安縣令入宮面圣。

一個時辰后,一個相貌堂堂,高個子的中年官員隨侍衛而來,站在亭子中間的地方,拱手作揖行禮:“臣長安縣縣令楊景猷,拜見吾皇陛下萬福圣安!”

“楊景猷,你可知道城外糞場何人所買?”李世民開門見山問楊景猷,他是君,別人是臣,他沒必要假客氣。

“臣自然知道,臣上任時,縣丞便與臣交接清楚了!”楊景猷必須要把這事與自己撇清關系,要不然的話,以后便成為糊涂賬了。

李世民想了想:“具體說說糞場的由來和怎么買賣,賣給了誰,賣了多少錢?”

“臣遵旨!”

楊景猷想了想:“城外十里糞場建于北魏初,當時有專門的管理之人,糞便得到有效管理,糞場面積很小。北魏未,天下亂,便無人管理,糞便、垃圾亂丟亂放,毫無節制。

到隨初時,文

“好。”陸明應答了一聲,顧情就轉身去了地下車庫,把車開了出來。

看著陸明把車開出來,還是像往常一樣顧情不禁產生了有種自己方才是僥幸的心理,陸明看起來也沒多大的區別,還是和往常一樣的呀。難不成是自己的錯覺嗎?

回去的路上。

顧情問道,“陸明你是怎么去和經理談判的,經理月會答應的要求放我們出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陸明無奈地笑了笑,“沒什么,我不過是和經理認識了,所以經理才肯放我們出來,如果不是和經理認識,那我們還真的出不來了呢。”

顧情“奧”了一聲,她就說嘛,陸明怎么會有這個資格去和一個經理談判,果不其然是走了后門認識經理罷了,如果真的不是認識認識經理的話,那么她今天還真的出不來了。不過歸根到底還都是陸明的功勞。

但他表面上還是要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因為他這些年確實看不上陸明的任何一個點,盡管陸明來到她家里面給他做牛,做馬了那么多年,那他根本就不在意,因為他不喜歡陸明啊,就算陸明對他再好又有什么用呢,他又不喜歡。

可是陸明喜歡她,這一點顧晴自己是知道的,就是這又能有什么用呢?陸明又不是她喜歡的款,就算陸明在喜歡她,這也和她有什么關系嗎?這并沒有什么關系,陸明愛怎么樣怎么樣。但是出于今天的表現,她要對陸明好一點點。

這時候陸明突然問道,“老婆,你覺得我今天的表現如何?有沒有比較滿意的地方?”陸明自認為他今天表現的特別好,可以顧情長臉了,也給顧家長臉了。

認識一個陸家的小小的經理就等于認識了陸家人了,盡管那個經理只是一個打工的罷了,但還是很有用的呀,拜托點什么事大家都會看,在陸家的份上會給一點面子的。

畢竟陸家在這個國家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并且大部分的軍餉之類的都有陸家來維持,如果沒有陸家的話,這個國家基本上早就已經沒了,所以陸家在這個國家的地位還是很高的。大家基本上都會看在陸家的面上那些認識陸家的人,一點面子的。

寧往后顧家就是陸家的人了。這一點陸明并沒有和顧情說,因為她怕顧情知道這件事之后就會來問太多的事情說的越多,就越容易泄露出自己是陸家的少爺的秘密。

這件事千萬都要保密,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說出來,一旦說出來將會引發出各種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才會說出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把這個身份說出來的。

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什么時候呢?估計是等到了顧家需要他的時候吧,此時顧家并沒有什么需要用到他的地方,等顧家有難了或者說顧家有什么幫忙的,他就會亮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來幫助顧家度過此番劫難。這大概也算是一種報恩了吧。

是等等到那個時候再說吧,等到那個時候就是他大量生手的時候了,估計到那時候無情也就不會一直用那種眼神看著他了,到時候顧情也會喜歡上他。

他一直都很喜歡這個女人,從一開始看到顧情的時候就開始瘋狂的迷戀顧情了,只是那個時候顧情卻不喜歡他,一直都很討厭他,從他們結婚到現在,他都基本上沒摸過顧情結婚的時候顧情的我愿意讓他拉著。那場面別提多尷尬了,只不過陸明忍著臉皮厚了些吧。

忍了忍便過了。只是過了那么多年他不太想再忍了,因為他畢竟現在是一族之長,也是一家少爺有著千萬的資產上億的財富。女人這種東西他可以隨時到趙來,可是他就只喜歡顧情一個呀,但是。母親不喜歡她,這又能有什么辦法,總不能用硬的吧,用硬的顧情會更討厭他。

顧情冷哼一聲說,“今天的表現不是讓我很滿意,但至少有那么一點點進步了。希望你再接再厲,不要讓我們失望了,我媽可是一直都覺得你不好。

我爸打心眼里對你好,才讓你做了顧家的女婿,當然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不是也瞎了才讓你做了顧家的女婿,而且還是上門女婿這種類型的。

真不知道我爸當初是看上你哪點了,如果只是因為你是上門女婿的話,這一點我想有點草率了。怎么會找你這么個窩囊廢呢?”

陸明聽到顧情再次說自己是窩囊廢的時候,心里面有點繃不住了,但還是忍住了,沒有說出來,只是傻兮兮的笑著說,“可能是看中了我比較實干的樣子吧。我愿意吃苦,愿意在顧家當上門女婿。大概他看中的就是這一點吧。”

說說在顧家,他每次都會受到顧情的母親和顧情一起排擠那么顧強軍就是他的后盾了。勿強軍非常的看好他一直都在鼓勵著陸明一定要怎么怎么樣的堅強要堅持下來,怎么怎么怎么樣的。

陸明是聽進去了,而且這老爺子在家中還是很維護自己的,不聽他的話還聽誰的話呀,在顧家他最喜歡的就是老爺子了,老爺子每次一回來啊準會給他帶好東西來,也會問他最近過得好不好,從來不會和無情或者他的丈母娘一起欺負。

顧強軍對陸明是真的好呀,打心眼里面把陸明當成了自己的親兒子,對待什么東西都想著陸明每,所以每次顧強軍回來,他總是能過上一段安穩的日子,不會再那么的辛苦,盡管他還是要做那些平常需要做的事情。但好在比平時好,過了一點點。

每次只要顧強軍回來啊,顧明是真的開心啊。他都感覺自己好幾年都沒這么開心過了。就因為顧強軍對他說的太好了,好過那些自稱親人的那些人對他還好一些。

讓他感受到了溫暖和家。在陸家的那些日子里,他根本就不知道家是什么東西,甚至有些無聊,一直都感覺陸家并不是他真正的家,自從他被趕出來的那些年就更發的,覺得陸家根本就不是他的家了。

其不循旧章,敛怨于民,自今敢背弃音,有人轻轻道:我是小玉,九少爷

“什么泉眼?”李總管疑惑的看著燕無雙。

“泉眼就是,算了,這個等一會再跟你解釋,我們先回去吧!”燕無雙覺得解釋這個很費勁,就沒有立刻解釋。

“哦!”李總管應了一聲,帶著燕無雙回來了。

看到兩個人回來,李元朗立刻走上前,緊張的問著。

“大人,你找到原因了嗎?”

眾人也都是眼巴巴的看著燕無雙,希望他能夠給出一個答案。

燕無雙微微點頭,隨即對著眾人道:“我若是猜的沒錯的話,應該是那一堆亂石,堵住了泉眼,封住了地下水,導致河水沒有了源頭。我們只要搬開那些巨石就可以了。”

“什么泉眼,地下水?”李元朗疑惑的看著燕無雙,眾人也都是一頭霧水。

“是這樣啊!河流分為地上河,跟地下河,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在地上,一個在地下。這個泉眼,就是連通地下河跟地上河的接口,這也是那么多年棲鳳湖一樣水位不變的原因。只要我們打通這個泉眼,地下河的水涌了上來,棲鳳湖就會有水了!”

“是嗎?”李元朗有些不相信,他怎么感覺燕無雙是在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啊!

“怎么?我還會騙你不成?是與不是,搬開那些石頭就知道了!”燕無雙相信自己的判斷,畢竟亂石堆之下的水汽是假不了的。即便是他猜錯了,那里沒有泉眼,那也沒有關系,現挖一個就是了。

不止是李元朗,所有的人都是不相信,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明白燕無雙為什么會這么說。

“你們都還愣著干嘛,趕緊去搬石頭,若是到時候沒水,我一人給你們三斤大米!”燕無雙覺得不管他們信不信,看到利益就會心動的。

不管燕無雙說的是不是真的,只有試過了才能知道,更何況他們這些城防軍,衙役,本身也都要接收燕無雙的調遣。

三千城防軍,全速奔向那些亂石堆,一些百姓也跟著過去幫忙。

燕無雙氣定神閑的等著,覺得天氣有些熱,還拿出扇子,扇風。李總管雖然也是懷疑,不過他見燕無雙這么的自信,也就選擇相信了他。

“大人,那石頭不知道咋回事,太重了,我們搬不動!”一個城防軍跑了回來,對著燕無雙躬身行禮。

“搬不動?你們是沒有吃飯嗎?”李元朗很是氣惱,為了防止軍士嘩變,軍糧可是從未克扣過。

“大人,小人沒有要偷懶的意思,可是那石頭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著不大,可是小人們就是搬不動!”城防軍苦澀的一笑。

“哦,還有這一種事,難道那石頭不是普通的石頭不成?”燕無雙很是詫異,他之前并沒有認真查看過石頭,不過他想來,即便是里邊含有重金屬礦石,也不應該太重的啊!

“小爵爺,你等著,我去看看!”李總管說著直接凌空而起,飛了過去。

李總管到了亂石堆旁,他雙手抓住一塊籃球大小的石頭,準備提起來,可是這個石頭就像是生根了一樣,紋絲不動。

“起!”李總管說著,靈力全速運轉,雙手迅速變紅。

李總管的臉都憋紅了,石頭依舊是紋絲不動,他收功,回到燕無雙的旁邊,無奈的搖頭。

“小爵爺,那石頭確實是有古怪,老奴全力施為都搬不動一塊小石頭,更何況是那些大的了。”

李總管是什么修為,燕無雙自然是清楚,而且李總管也沒有理由欺騙他。

“有這事?你帶我過去看看!”

重新回到亂石堆,燕無雙居高臨下的觀察一番,隨即搖頭。

“奇怪啊!這個不像是陣法,怎么會搬不動呢!”

燕無雙說著,伸出手,抓住一塊石頭試了一下,很詭異的是,石頭他很是輕松的拿了起來。

“嗯?”李總管雙目圓瞪,以為自己看錯了,怎么可能,燕無雙的力量會有這么大?

“這石頭不重啊!”燕無雙說著,還在手心顛了顛。

“是嗎?”李總管聞言,立刻去嘗試,可是他仍舊是抱不動。

“難道這個石頭上是有禁制?而我不受這個禁制影響?”燕無雙感覺事情有些不對,他拿出秋雨劍,試著砍了一下。

“咣當!”長劍與石頭撞擊,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音,秋雨劍直接被彈開了。

燕無雙愣了一下,看著石頭,石頭上什么痕跡都沒有留下。反倒是那秋雨劍,光芒有些暗淡,劍刃有些卷了。

“哎呦我去,這是什么石頭,這么神奇,留著煉器肯定是好東西啊!”燕無雙說著,離開把石能保住家宅安寧的。

閩越驚懼的一直往后退著,身旁的老少野鬼也隨著她漸漸的往外散了過去,王長生手里“嘩啦,嘩啦”的掂著幾枚銅錢,說道:“這東西應該就是從你們這的墓里掏出來的,只是不知道還剩下多少,我的要求也不高,我不為難你們,只需要給我點出哪還埋著這些銅錢就行了,隨后你繼續當你們的孤魂野鬼,我就只當沒看見好了”

閩越狐疑的問道:“先生您真不是來收我們的?”

王長生嗤笑一聲,說道:“我那是得有多閑啊……”

昆侖觀人從來都不會以正道人士自居,在他們的理念中是不存在正反概念的,監察那二十幾條龍脈就是他們的職責,至于世間亂不亂,從來都不會干涉,就像昆侖觀主曾經有很多代都是一朝地師,當他們發覺這一朝氣數已盡之后,就會果斷抽身而走,從來不會以觀中之術來維護這個朝廷,只要龍脈不受其影響就行。

因為天下大道就是如此,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昆侖觀謹遵天道之命,不會逾越自身之責。

片刻之后,閩越領著王長生來到這棟別墅區的后面,這里地勢平坦,沒有什么植被,周圍很多地方都已經有被人挖掘過的痕跡了。

“噗嗤”王長生提起鐵鍬,照著地下就挖了下去,然后隨口問道:“你們家里人,都是怎么死的?”

閩越幽幽的嘆了口氣,臉上浮現了一片哀榮,然后緩緩的敘述:“我們閔家是從嘉慶年間搬到燕山附近的,宗族本就是為了逃避禍端而來,當時一共是四十八口人……”

從閩越的嘴里訴說的,無疑是他們閔家的一件慘案,在來燕山之前的閔家也曾經是官宦之家,在山海關掌兵,后來因為得罪了上司不得已從山海關跑到了燕山腹地然后再次扎根,沒想到仇家仍舊沒有放手的意思,過了沒幾年一路追查過來,在一天深夜中將閔家上下四十八口全部屠戮而盡,最后更是放了一把火連房子跟尸骨都給燒了然后就地掩埋在了此地。

這種人間慘案,其實在以前還是挺常見的,那時候都講究斬草除根滅了滿門,閔家無疑很倒霉落了這個下場,只不過不知道為何,有一點令人費解的是,閔家人一夜全死了以后,居然連一個去往陰曹地府的都沒有,全都以亡魂的姿態留在了陽間,一呆就是幾百年到現在。

這一點比較令人不解,因為正常來說雖然他們都是橫死的,死后又被焚了尸,也可能會因為怨氣太重而留在陽間伺機報復什么的,但不至于四十八個人全都如此。

因為,這多的孤魂野鬼聚集在一起而不被陰曹地府的陰差所發覺,然后過來緝拿,這明顯是不太合常理了。

地下被王長生挖了半天,漸漸的露出一個深坑,下面明顯埋著不少的東西,他跳進坑里之后一邊刨著然后問道:“十幾年前,這里的開放商拿了這塊地,事后因為你們的原因沒有開發成,他也找了人過來做法,沒有把你們怎么樣,是他們技術不行?”

閩越回憶了下,搖頭說道:“有渾水摸魚的,也有正經的道士前來,不過最后卻全都走了,并未對我閔家的人下手”

“嗯?”王長生狐疑的抬起腦袋,于此同時他手下的鐵鍬“叮”的一聲,應該是挖到了什么東西。

“這可就有點說不通了,那幫正道人士居然會放著你們十幾條孤魂野鬼而不管?”王長生用鐵鍬將地下慢慢的掘開,就露出了兩個已經上銹了鐵箱子,上面沒有鎖頭,他將箱子打開之后里面就露出了滿滿的銅錢。

“咻!”王長生吹了聲口哨,這兩箱子的銅錢就是拿去賣廢鐵的話也得不少了,不過他感興趣的也就是里面能有多少五帝錢。

“嘩啦”王長生伸手抓了一把,隨意的看了幾眼后扔在旁邊的地上,然后再抓起一把觀望。

沒過多久,一個箱子被他找完,從中撿出了七枚五帝錢,這個數量盡管很少但也讓他挺滿意的了,將搬空的箱子提了起來扔到坑上面,王長生繼續再往下接著找,從第二個鐵箱里他又陶騰出了八枚五帝錢,再算上之前從老頭那收來的,他身上可是有二十來枚左右了,這個數量要是拿到古董店去賣,換個七位數的價錢都不難,但王長生肯定舍不得就這么糟蹋了。

兩個空箱子都被他從坑里扔了出來,王長生剛想問閩越地下是不是還埋著的時候,他低頭的瞬間就愣住了,這兩箱子底下好像壓著什么東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该解决你的主要矛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武仙帝记

之不道

武仙帝记

吾为妖孽

武仙帝记

言轻

武仙帝记

洛云卿

武仙帝记

彩色星星

武仙帝记

张鼎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