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重新出发》。

離禁地入口,僅百里遠的一個深坑。

深坑的坑底,一塊鵝蛋形的巨大月之碎片,白瑩瑩的,釋放出明耀的光芒。

月華如水,從天澆灌而來。

隨著月光的傾瀉,那塊月之碎片,宛如變為一塊美玉,綻放出愈發晶瑩的光澤。

碎片內部,月光如水流淌,美輪美奐。

有三個本屬于殘月城的修行者,透出陰冷漠然的氣息,靜坐在月之碎片。

三人旁,有一位白衣嬌憨少女,被綠幽幽的光芒,一圈圈纏繞著。

綠色光芒,如針線般,穿透她的血肉之身。

她時不時地,發出一聲痛苦低吟,臉上透出的,都是絕望和恐懼。

“呼!”

忽然間,有點點鬼火般的綠色光爍,雨點般,從坑洞的高空灑落。

三位殘月城的修行者,幾乎同時站起,仰望著頭頂。

“主人。”

三位殘月城修行者,以一種古老、悠遠的語調,發出謙卑的呼喚。

諸多雨點般綠色光爍,突然明耀,直朝著那位嬌憨的白衣少女而來。

少女望著萬千雨點落下,臉上都是凄然,眼中卻有一絲解脫,“你們贏不了的。我們皓月城,就能殺掉你們一個,五大家族和其余城池合力,也能殺掉你們。”

三位殘月城的修行者,眼瞳幽幽地看著她,沒有丁點人類的情緒。

綠色光雨,一滴接著一滴,落入她天靈蓋。

如水溶大海。

她眼瞳深處,漸漸有綠色鬼火閃耀,她面部表情扭曲,似在承受著巨大痛苦。

沒有太久,她如太困了般,閉著眼緩緩倒地。

三位殘月城的試煉者,自發散落在她身旁,同時施展奇妙法決。

那塊晶瑩的月之碎片,忽有三條精煉的月華光芒,水銀般被抽離而出,分別注入那少女的腰腹、胸腔和眉心。

少女的氣勢,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攀升。

高懸于夜幕的那一輪明月,仿佛也在此刻,響應著她,和她有著玄妙的靈魂共鳴。

須臾后,閉目倒地的她,慢悠悠地坐了起來。

她睜開眼,眸為幽綠色,如馮馨一般。

“那柄劍,不知所蹤,但劍意、劍魂,則是融入一個叫虞淵的少年體內。”她口吐人言,“在故土,斬月的一劍落下,我們家園化作月之碎片,墜落于此。此劍隨之而落,鎮壓我等千萬年,如今劍體和劍意、劍魂分離,我們才打破禁錮,能稍稍出來喘息,現在只需破掉其魂,就能掙脫出去。”

“主人,叫虞淵的少年,重傷了你?”一位隨從不敢相信地詢問。

“說來奇怪,小小蘊靈境,竟能借那劍意、劍魂,引發這片天地靈氣的暴動。”想起那一場激戰,她也有些費解,“我過于想當然,小瞧他了。他能得到那道劍意認可,定然有不凡之處。”

“不過,他境界太低,揮出一劍后,當場昏了過去。”

“不然,我或許都逃脫不掉。現在我有了新的軀身,而且這一具,比那具還要和我契合。”

“呼!”

她落向那塊月之碎片。

月之碎片內,流淌著,如水流般的月華,驟然湍急。

她的那具玲瓏身軀,忽然大放光明,變得和月之碎uot;刺啦"

一声,触碰到巨剑的黑尸这次就像是树皮上被人泼了一杯子硫酸,白色的烟气不断从它身上冒出。

"有效!"云飞心中大喜,虽然身体还是不住的颤抖,但已经比一开始好许多了。

于是一副奇怪的画面就这样产生了,云飞走一步手脚都会不自主的抖一下,而冲上前的黑尸也不敢靠近,在云飞抖一下的同时,它们也会害怕的抖一下往后退一步。

如此滑稽的场景云飞也是没有想到过,还好没有人看见,否则以后他见人估计都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似乎是什么东西裂开了,云飞仔细倾听发现响声是从自己握着的雷击木里传来。

在仔细观看雷击木,却惊讶的发现雷击木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了一道细小的裂缝,里面冒出银色的光芒。

"这是?"

就在云飞还在疑惑之时,身体已渐渐不再抽动了,手里的雷击木裂纹越来越大逐步扩散到雷击木全身,银光也越发刺眼。

最后啪的一声,雷击木在云飞手上完全裂开,一块块黑色的碎木自手里脱落,一时间银光万丈,待银光退散,云飞的手里握着一个银色的令牌,令牌的一面上写着楷体的"雷"子。

天雷令。

看着手里全新的令牌,云飞知道自己的有多了一份力量,看来今晚是时候和鬼楼做一个了解了。

取下钟馗令,云飞换上了天雷令,这次和之前握着雷击木的时候完全不同,虽然还是有电流划过全身,单手不再有那种酥麻的感觉,身体也没有再出现抽搐的情况。

反而一串串银色的电弧环绕在云飞周身,像是一条条银色的小蛇,剑身上也有电弧环绕。

"来吧!"剑尖直指黑尸,剑身上的电弧在指向黑尸的一瞬间,直接脱离剑身,一跃而出,化作一条条银色的电蛇,直奔着黑尸而去在黑尸之间流窜,不断撕咬,啃噬着

一声声痛苦的嘶吼在传到云飞而里。

"放心吧,今晚我就会让你们解脱的。"

云飞心中知道,这些黑尸其实都是死于鬼楼人的灵魂化成的,是被鬼楼驱使,奴役的灵魂。

说到底他们也是可怜之人,如果没有那场火灾的话,他们应该都还好好的活在世上,成家立业,过着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云飞能做的就是早日帮他们解脱,送他们入轮回。

在电蛇的持续攻击下,黑尸终于坚持不住,溃散成黑烟回归于鬼楼。

云飞抬眼重新审视鬼楼,失去了雷击木的镇压,鬼楼终于展现出了它原有的样貌,怨气徒然攀升,楼身也壮大几分。

一时间阵阵狂风呼啸而过,像是鬼楼在嘲笑云飞的愚昧无知,竟然主动拿走雷击木,使它完全的脱困。

云飞手持天师剑,面对这样的鬼楼毫无惧意,内心毫无波澜。

先前可能还要惧怕鬼楼三分,可是现在不同了,在拿到雷击木的瞬间,云飞清楚的感受到了这块雷击木的可怕。

”他嘴里虽在和他们说话之以自况。天禧四年卒,

“放近了在打,准备枕木。”没有一味的死顶,那日松充分领会了杨晨东的战斗方式,决定给予对方机会的同时在给予重击,这种刚看到希望就失望的感觉一定会非常的爽地。

其它三城的攻城战也在继续,相比于西城门,它们就显得北海县男。太极元年,兼御史中丞内供奉,实封百户。出为魏州刺史,改扬州长史。所至破碎奸猾,令行禁信,境内肃然。开元九年,帝幸东都,诏留守京师。京兆人权梁山妄称襄王子,与左右屯营官谋反,自称光帝,夜犯长乐门,入宫城,将杀志情,志愔逾垣走,而屯营兵悔,更斩梁山等自归,志愔惭悸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重新出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战夜记

君不迷

战夜记

挠时光

战夜记

遥望南山

战夜记

墨书白

战夜记

余观鱼

战夜记

三生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