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红月》。

报复,本来是人类所有行为中最然全都呼啸着飞了过来,盘旋飞

這冰道里面走路要十分小心,所以我們盡量保持兩人間不超過手夠得到的距離,要是碰到地裂或地洞,旁邊的人可以幫一下手。

我們的計劃是找到一個相對狹小且封閉的空間,然后將血尸大軍引進里面,一旦它們進入空間內部,就著手將這個空間結構毀掉,把它們全部活埋在里面,變成冰雕。

我緊跟在夢姐后面,一手扶著冰壁,一邊查看地形,留下逃生的道路。這個冰溶洞內可以說像馬蜂窩一樣,千瘡百孔,布滿了拳頭大小的陷坑。

這些洞穴,是由于冰和水的相互作用,歷經了千萬年之后,才慢慢侵蝕形成的,因為水往低處流的特性,所以,這里的洞穴有一個共性,全部是從洞口向內傾斜,指向山腹,形成一條冰做的傾斜通道。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就在于這個通道內部,一旦那些血尸進入通道內部,那就根本別想再上來。

而且這樣一來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我們只需要堵住一頭就可以將它們困住。

我們又走到一個岔路口,夢姐在洞口細細一看,馬上判斷道:“走左邊。”

妲蒂跟在夢姐身后,在包里拿出個什么東西在冰壁上做了一個記號,道:“愣著干什么,趕緊做路標啊。”

“聰明!”我立即心領神會,要不怎么說女人的心思就是細膩。

冰洞內岔路極多,包裹洞穴的冰壁時厚時薄,我們就如螞蟻穿行在蟻穴迷宮之中。當我們來到一條冰縫前,洞穴兩端的冰壁突然增厚,就如一塊巨大冰石,被巨斧從中劈開,留下一條楔形通道,僅容一人通過。

前面的冰縫明顯的窄了,四人都需要側身才能通行,洞頂懸掛著冰凌,石壁突兀嶙峋。

“小心點。”

“這些冰比普通冰溫度更低,掉進衣服里像針扎一樣痛。”

前面的通道更加狹窄,我不得不收腹憋氣,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這個洞到底有多大?”

從冰縫中擠出,洞穴豁然開朗,無數的光柱透過頂壁穿射下來,我們已經不需要借助手電也可以看清洞穴內的情況。穹頂就像一個扣著的鍋蓋,最高處距離我們所處的位置幾近百米,厚約一至兩米的冰殼包裹在巖壁內面,而巖壁本身則有無數孔洞,陽光就是透過這些孔洞直達中空的山腹。

“好美!”我不由得發出一聲喟嘆。

“時機已到。”夢姐說道,“你們看上面,這些巨大的冰柱要是砸下來,還不把它們咋的粉身碎骨!”

我抬頭一看,只見無數冰柱倒懸在穹頂,如劍指大地。與其說是冰柱,它們更像是礦物結晶,有著規整的形態,如槍似矛直抵穹頂,被太陽的光芒透射而過,便幻化出七色的彩虹。

“真是便宜了它們了,讓他們死在這一片美麗的地方!”我憤憤不平道。

“別說那沒用的,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身后許倩已經把血尸引了過來,我們幾個正站在一塊突兀的冰平臺之上,平臺的外形頗似一只將尾翼插入絕壁里的展翅之鷹,而許倩正站在鷹嘴的位置。

“小倩,當心吶!”許倩所站的位置若再往前只需兩三步,就到了冰斷崖邊上,下面深不見底,絲絲寒氣升騰,只能聽到類似猛獸咆哮的聲音。

“放心,你們只管自己做好準備!”

許倩腳下的幾個冰面之間也并非完全沒有路,而是有冰梁、冰橋連接起來,但是乍一看上去,就好像上面什么也沒有。

這里的地勢奇險,端的是有來無回。只見頭頂的冰如水晶般剔透,冰梁、冰橋和冰柱如蛛絲般遍布整個洞穴,裂縫下雪白的寒氣如波濤般翻涌在冰橋左右,要是摔下去,必然是尸骨無存。

“那好吧,咱們事不宜遲!”

按照預先的想法,我們要想辦法迂回到血尸的后面,超了他們的后路,將它們堵死在這個冰洞之內,然后利用這里的冰柱,想辦法將將這個空間的結構受理點破壞掉,這上面成百上千噸的冰層就會坍塌。

許倩在鷹嘴上面將這些血尸拖住,為我們爭取時間,只是這樣一來,她就會置于危險的境地。我擔心她一人有失,于是也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妲蒂和夢姐則分工開始計劃,一人設法堵住去路,一人奮力破壞冰蓋的結構受力點。

此事若換做是搬山卸嶺來干,自然是手到擒來,不過妲蒂也不是吃素的,這摸金校尉的手段也名不虛傳。自古摸金校尉分金定穴,有堪輿的絕活,所以,要想找做到這一點并不是難事。

我們雖然沒有炸玩大了,他進來前根本沒拿這副本當回事,唯一能用的道具也借吳妍了,這次單人副本對他來說,無疑是一次噩夢級別副本!上午最后一節課即將下課,丁染突然想起一件事,今天是幾號?

“今天25號周一,你過糊涂了吧?”丁染同桌吳卓詫異的回了一句。

吳卓是個小胖子,看電子書和抽煙是他兩大愛好。

“還有三天時間。”丁染喃喃道。

“什么三天?”吳卓聽到了他的自言自語不由問道。

丁染一想,這吳卓可能知道什么,于是問道:“三天后是不是要競選學生會主席?”

吳卓感覺今天巴峰問的問題都很奇怪,不過作為一年多的好同桌,他還是耐心回道:“三天后是選舉學生會主席,不過跟我們可沒關系,到時候看誰順眼把票投誰就行了,咋滴?你看上哪個小姑娘了?”

丁染隨便敷衍了一句,這時下課鈴響起,學生們一蜂窩的跑了出去。

學生會選舉是投票選出來的,所以報名非常重要,丁染決定中午就去找班主任,另外其他競爭對手的信息也要掌握。

中午吃過飯,丁染直接找去了辦公室,很巧的是,高二辦公室里沒其他老師,只有自己班主任一個人吃著自帶的飯。

“張老師。”丁染進辦公室后,班主任張秀文顯得有點緊張,她帶的飯菜不是太好,被自己學生撞見有點沒面子。

“巴峰?你怎么不敲門就進來了?”不過張秀文很快就調整了狀態,嚴厲的對丁染道。

丁染沒理會她,直接說明自己的來意,當張秀文得知他竟然想競選學生會主席,頓時覺得丁染可能瘋了。

“不行。”張秀文回絕了他。

“據我所知,學生會主席報名截止日是今天,任何學生都有資格報名參加,如果你不給我報名,我可要去問問校長了。”

“那你去問吧。”張秀文也沒慣著丁染,現在的學生可太過份了,都來威脅自己了。

“好!”丁染笑了笑轉頭就走。

張秀文見丁染絲毫不拖泥帶水就走了,瞬間就后悔了,當她追到門口時,發現丁染竟然抱著胳膊看著她,仿佛已經知道她會追上來一樣。

半小時后,丁染填完了報名表,這期間張秀文苦口婆心的勸了他,結果反被丁染懟的啞口無言。

“說好了,你要一票沒有丟人的可是你自己。”張秀文嘆了口氣,她知道自己也逃不掉,給丁染報名肯定會引起其他老師嘲笑的。

報名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其他競選人的問題,報名最終截止日期是今天,也就是說明天早上,名單就會貼在公示板上。

下午丁染一點沒閑著,他跟吳卓說了自己參加競選的事,對方以為他開玩笑,丁染卻非常認真的重復了一遍。

“你真要競選學生會主席?”

吳卓第二天在競選大名單上看到了丁染的名字。

“你…牛*,以后你是我哥!巴哥!”

“滾!你才叫八哥,幫我個忙,你平常和那些人走的近,替我把這些送給他們。”

丁染打開書包,里面裝了一兜子的高檔香煙,巴峰的老子是個有點名氣的商人,家里存了不少別人送他的高級香煙,丁染今天只帶學院一部分,至于被巴峰他爹發現的后果,他完全不顧及。

“留下一條,其余的給幾個老大分一分,小兵就給一盒就行。”

本來那些老大知道班里巴峰競選學生會主席后準備揍他一頓的,但收到禮物,他們一個個都倒向了丁染這里。

第一節下課,就有幾個老大找上了丁染。

“可以阿,巴峰!放心大膽競選,這次我們全班都挺你!”一群小混混哪里抽過這么高檔的煙,一時間丁染有了一大批的擁護者。

當然,這些還是太少。

看到自己的糖衣攻勢起了效果,丁染中午回家,直接拿著麻袋把他老子剩下的煙全裝了起來,打車來到學校,并用一下午把所有的煙都散了出去。

基本上,全學年會抽煙的學生人手一包煙,老大們一人一條。

“現在…就差這兩個人了。”

丁染統計了一下,全學校有一萬多人,自己手里票數接近兩千張,報名參選的學生有八人,其中有兩名是他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卜祝之间,固主上所戏弄,倡优四只眼睛,在竹笠里闪闪发光,

“嗡!”

劍尖一顫,在沈不凡的眉心點出了一道紅痕。

蹭蹭蹭!

沈不凡接連后退,瞳孔收縮。

拉開距離后,他摸了摸受傷的地方,那里一片冰涼,一如他此刻的內心。

“沈師兄,你若不用兵器,這一戰,怕是要輸了。”莫千鴻淡淡地道。

“是我小看你了,”沈不凡的神色變得鄭重,“道痕一境初成,肉身之力卻可媲美道痕二境,若非親眼所見,實在不敢相信師弟竟受了傷!”

莫千鴻道:“是姜叔醫術通天,否則,我已是廢人。”

對姜落的醫術,沈不凡自是不懷疑,只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讓失憶散功的莫千鴻恢復到這種程度,而且力量還有增強,這其中肯定用了極其珍貴的藥物,沈不凡的心中,更加不爽。

“我聽說姜長老把祖傳的墨鏡丹給了你,難道這是真的?”

莫千鴻道:“的確如此。”

沈不凡冷哼道:“姜長老對你還真是好啊,那可是風神賜下的上古神丹,是姜家傳承萬年的根基,既如此,我也不留手了!”

只見他右手一抓,空間戒指里的鳴鹿刀隨之顯現。

鳴鹿刀長有三尺三,刀身湛藍,揮舞時,鳴如驚濤,是沈不凡最為倚重的寶物,由三長老沈毅賜下。

刀身靈度極高,若非材質受限,極有可能誕生出器靈,成為鎮派靈刀。

冰鱗古劍與之一比,遜色不少。

“沈刀莫劍,終于能再次見到兩位師兄全力一戰了!”

圍觀的弟子們越發興奮,原本以為是一邊倒的戰斗,現在卻有了變數,只能說,更有看頭了!

“逐鹿狂刀!”

沈不凡用力蹬腿,迅速沖出,鳴鹿刀撕風而過,劈向莫千鴻。

他猶如一頭獵豹,目光中帶著殺氣。

呼!

莫千鴻一反之前的攻勢,劍光泄地,人隨風動。

刷刷刷!

沈不凡數刀劈過,卻沒有一次能命中莫千鴻。

逐鹿狂刀這個道技要做到威力最大化,必須讓氣息與刀勢融為一體,如果一開始不能將對手壓制的話,后面就會氣力衰竭,威力也將大大減弱。

“你就只會逃嗎?”

沈不凡多次攻擊未果,怒道。

“幼稚!”

對沈不凡的激將,莫千鴻不為所動,他知道,現在的沈不凡,正是氣勢最盛的時候,不能硬碰硬,待人刀合一的狀態散去,才是他出手的時候。

很快,半柱香過去。

兩人一攻一守,在石臺上留下了許多刀劍劃痕。

即便是道痕一境巔峰的沈不凡,在不動用道力、純粹使用肉身之力的情況下,動作也開始緩慢起來。

“就是現在,輕云劍法!”

莫千鴻全神貫注,抓住沈不凡兩招回轉的間隙,近身攻擊。

呼!

冰鱗古劍閃著寒光,擦過鳴鹿刀身,在沈不凡的胳膊上劃了一下。

劃傷的地方,正是沈不凡運力之處。

這一下,直接震散了他凝成一股的氣勁,逐鹿狂刀威力頓減。

“下去吧!”

莫千鴻再次近身,左手拍出一掌,打向沈不凡的胸口。

“不!”

沈不凡瞳孔收縮,他知道,自己若是被京城的风气,也就不过如此,繁华比起江南,在伯仲之间,但是恶魔丛生,实在没什么意思。”

女孩道:“你们是江湖上的侠客么?”

林灵道:“算是吧!”

见到童焕等人走了,林志这个时候,向柳长歌走来,拱手道:“柳老弟,雷兄,原来你们二位也早早的来了。”

柳长歌回礼,说道:“林前辈,你们父女,怎么也来到这里了?”

林志道:“不过是凑个热闹罢了!”

雷宇道:“如此甚好,大家都来了,也可以有个照应。”

林灵拉着女孩走了过来,说道:“父亲,她受到了一点惊吓,我想送她回去,柳大哥,雷前辈,你们也好呀。”

雷宇笑道:“林姑娘路见不平,侠义气度,可是让我钦佩啊。”

林灵道:“我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欺负人的事情,可恨不能把他们狠狠地揍一顿,让他们就这样走了。”

林志道:“灵儿你刚做的很对,这里不同外面,到处都是与皇家沾亲带故的人,他们的势力不小,你先送这个姑娘回去吧,不过路上一定要小心一点,我看这些人,好似不会善罢甘休,我就在这里,与你柳大哥和雷前辈喝酒叙叙旧。”

林灵看了柳长歌一眼,面带这代一层红润,说道:“柳大哥,那你们先慢慢喝着,我去去就来。”说罢,带着少女走了。

柳长歌觉得林灵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在意,他这个小姑娘倒是很喜欢,尤其是她年纪轻轻,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而且古道热肠,救人于危难之间的举动,甚至有很多男人都比不上他。

林灵之后,三个人到了酒馆中喝酒,这个时候,酒馆里的人都知道林志刚刚呵斥了南疆王世子,带着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心说:“这个人胆子不小,世子也敢得罪,此刻还不逃走,居然还在这里喝酒。”

林志并没有在意,坐下之后,与柳长歌和雷宇边吃变谈,说了一些青石山上的事情,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仍然不见林灵回来,柳长歌不禁有些担心,说道:“林家小妹怎么还不回来,莫不是那女孩住的路途较远,还是京城太大,迷了路?”

林志则一副不以为然,说道:“迷路是不会的,可能是那女孩家里很远吧,我们之前来过京城,住过一段时间,小丫头对很多路径都非常的熟悉,是不会迷路了,而且他武艺不俗,十多个人,进不得她的身,柳老弟你无需担心,我们还是慢慢的等待吧。”

柳长歌心说:“原来林家小妹还在京城的常客,那应该不用我担心,她的武功,的确可以跻身江湖二流水平,比她的父亲也差不了多少了。”

结果几个人又喝了几杯酒,还是不见林灵回来,这时候的林志的表情也有些异样了,说是不担心自己的女儿,那怎么可能呢,他暗暗的心想:“怎么灵儿还不回来,莫非那女孩住在城外么,还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柳长歌望着窗外的街道,说道:“林前辈,我看不妥,现在我真是后悔,不该让林家小妹一个人去送那个女孩,我看不如我们今天就喝到这里,去外面迎一迎你的女儿吧。”

林志放下酒杯,点点头,说道:“也好,时间这么长了,我也怕他出现点什么状况!”

雷宇道:“这段时间,京城里来了不少三教九流,是不能掉以轻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红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太一生了水

艾珈

太一生了水

木示铭

太一生了水

兔来割草

太一生了水

不游泳的小鱼

太一生了水

网上赌博AG游戏平台13

太一生了水

酒当家